清穿四爷龙凤胎,一不小心怀个崽 星际,从遮天开始刷宝箱


清穿四爷龙凤胎,一不小心怀个崽 星际,从遮天开始刷宝箱
清穿四爷龙凤胎,一不小心怀个崽 星际,从遮天开始刷宝箱

作者:吴国英<detail>

时间:2020年6月24日

《吴国英:中国超现实主义》

此文收录于《吴国英——思者无域》文集中,吴国英【全球艺术家编码087】。<detail>

2014年12月27日,探讨中国超现实主义新思维,左起:赵梅阳,吴国英

第四章、时间空间

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它们的定义,内涵和外延,很多人都在讨论,还有争执,甚至还有人声称时间是不存在的。这太高深了,我们也许没有精力去关注。

其实我更关心的是过去,现在,未来这些概念。过去是已经流逝的时间,空间中发生过的事,未来是将要发生的,可能要发生的事,而只有现在,才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因为我们就生活在现在,生活在当下的每时每刻。

2019年12月6日,吴国英在湖南浏阳写生,席间挥毫,龙飞凤舞

雷克·恩格斯说:一切存在的基本形式是以时间和空间为表现形式的,时间以外的存在和空间以外的存在都是荒诞不羁的。<detail>

著名的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有一幅油画《永恒的记忆》,达利那种荒诞怪异的梦里世界确实不可思议,表现的正是对于时间空间的思考和理解,挂在干枯树枝上的软沓沓的钟表,肢解之后重新组合的人体肢体,梦魅般的场景,时间与生命的游戏,在亘古的荒原中,树木枯萎了,时间扭曲了,空间变形了,甚至可能消解了,腐朽了,这种通过潜意识梦境捏造出来的场景,又逼真又细腻,陌生而又奇特,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情感震撼!

2019年12月7日,吴国英在湖南浏阳写生

绘画中的空间是用色彩,明暗,点线面创造出的三维立体的感觉,是一种视觉感受,是一种在平面二维空间里创造的三维视觉效果。

超现实主义绘画对空间,时间的把握和创造,是把在现实世界本不应该存在和发生的事物,空间或人物拼接在一起,利用视觉手段,产生恍若真实但其实是不可能的场景,进而影响,感染和打动观者的思想情感世界。

2019年12月8日,吴国英在湖南浏阳写生

对超现实主义画家的绘画作品的分析,会发现他们在处理画面中时间与空间的逻辑表达,是千变万化的,随心所欲的,不受限制,没有禁区的,只是为了更好地表达主题,而主题的含义也往往是含混不清的,矛盾分离的。

超现实主义画家通过时间空间的矛盾错位,矛盾元素的重构,以及元素的置换,即把同一背景里的不同时间的元素穿插拼接,或者扭曲,分割,重组,堆叠,以表达自己的感受或想法,使画面从局部看起来符合正常逻辑,但整体来看却矛盾百出,不合常理,于是达到一种类似在潜意识,梦境里追求的艺术效果和时空景象。

2020年1月12日,吴国英在泰国

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对于时间空间的表现,探索和实践,是对于艺术语言形式的创新和丰富,也是画家思想意识层面的解放和抒发。

布列顿说:我相信,在表面上,被认为矛盾的两个状态,将来是有办法解决的,那便是梦与现实的统一。那可以说是绝对现实的一种,也可以说是超现实的一种。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曼谷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曼谷国家美术馆

超现实主义的核心认知是说:人是作为精神的存在,精神的存在才是人的本质,是独立于,脱离动物界的价值所在。

可是这个理论的矛盾是,超现实主义绘画坚持反理性,却还是以理性之手描绘出理性作品。

达利说:“时间是在空间中流动的,时间的本质是它的实体柔韧化和时空的不可分割性。”<detail>

达利刻画的对象依旧是现实世界的反映,只不过通过主观的想象,重叠,组合,现实世界扭曲变形了而已。

米罗对画面物象进行了抽象表达,也依然是现实世界形态和情感的反映。他用一种近似于抽象的语言来表现心灵的即兴感应,因此在他的作品中会有象征性的符号和简化的形象,使作品带有一种自由的抽象感,他似乎用一种天真无邪的超现实眼睛注视着世界,但不时对这个混乱的世界发出嘲讽的微笑。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曼谷国家美术馆

当然,反理性,反传统,反逻辑并不是抛弃,去除,而是进行分解,拼接,移植,重组;想象力在被打碎的现实世界中得到解放,压抑的情感和精神得到抒发和排遣。

东方与西方的时间空间概念,有什么不同呢?时间似乎是一个哲学概念,空间是一个物理概念。

古代中国有所谓的空间“缩地术”,所谓的日行八百,夜行一千,在时间上,有许多神话传说故事,对时间做了一些朴素但是超验的注释,比如,“海枯石烂”,海枯是说的时间,石烂也是说的时间,但“海枯石烂”搁到了一起就是一个空间的概念了。再比如,“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比如:“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是不是可以说有某些超现实主义的萌芽呢?

至于说到潜意识,无意识,中国古代有“灵魂出窍”,“意在笔先”,这些似乎都是可以作为好好研究的主题。中国古代绘画追求似与不似之间,八大山人的翻白眼的愤世嫉俗的鸟儿就很有几分超现实主义精神。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样对比有点牵强,作者主要是想寻找一个参照物,进行一点比较,便于理解和认识超现实主义绘画在东西方之间的微妙影响和异同。

我在2010年创作的《痴思长绳系日》,也是通过对于时间,空间的处理,来组织画面,表达对于生命的思考。那个时候的画家本人已经年过五十,突然意识到生命步入这个尴尬的阶段,不免有很多的挣扎,惊愕,不愿接受,不能回首!事实上大部分身体健康的同龄人都会有跟我相同的困惑:好像什么都没有开始呢,却突然就要都结束了。怎么会呢?凭啥呢?这是在时间上的质疑。

巧合的是一千多年前的大诗人李商隐也有同样的感慨,感慨时光流逝,盛年不再,渴望有什么办法可以青春不老,返老还童,为此还特意写了一首诗《谒山》

从来系日乏长绳,水去云回恨不胜。

欲就麻姑买沧海,一杯清露冷如冰。

后世的知音齐白石老先生也表示:深有同感,拎勿清!并亲手刻了一方印:痴思长绳系日。

轮到我惆怅,惋惜,徘徊无助的时候,便决定在画布上与时间,空间撕扯一阵子,于是,我画了一个中年人坐在那里沉思,一个倒骑毛驴的女子走进长长的走廊,出来时已是白发披肩,虽然她们的身体依旧年轻,但是时间已经飞逝而过了!在空间的处理上,坐着沉思的中年人,毫无疑问是思考着,怎样能够“最好”让时间停止,甚至倒转,于是,他用手里的长长的绳子去“栓住”太阳,别让它下山,时间不就停住了吗?

于是,三个人物,两条毛驴,加上一个太阳高悬构成的矛盾空间,就成为了我这幅画的“主旋律”,帮助我梳理,探讨这个“时光飞逝如电”的哲学问题。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曼谷国家美术馆

超现实主义在对时间空间的艺术处理和逻辑表达上对当代艺术创作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超现实主义绘画已经轻松打破了规规矩矩的传统艺术藩篱的模式,自由随意组合构成创作需要的时间空间关系,成为绘画艺术史上的里程碑。

超现实主义对绘画时间空间逻辑观的探索,不仅开创了绘画形式,绘画语言,以及绘画构成的新纪元,而且激发了现代艺术家对于内在精神的表达,抒发和探索,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并且广泛涉及到电影,文学,广告,摄影等领域,并深入影响到人们的日常生活。

超现实主义画家把对于时间,空间的理解和探索向前大大推进了一步,直至深入到潜意识,梦境等精神层面,他们自由随性的在现实和幻境中穿梭往返,阐释着现实世界中几乎不可能存在的艺术真实,他们努力开垦着精神世界所能到达的更远的边界,高举着探索未知和无限的大旗,鼓舞着人们走向艺术创作的更大更自由的创作空间!

2019年12月10日,吴国英创作《自得其乐》

吴国英:中国超现实主义》主要观点:

第一章、横空出世<detail>

第二章、欲望之殤<detail>

第三章、梦幻天国<detail>

第四章、时间空间

作者系当代超现实画家吴国英【全球艺术家编码087】,《吴国英与中国超现实主义》有详细报道。<detail>

【声明】除有特别标注外,本文(及/或插图、配乐、摄影及摄像作品)之著作权由作者所有。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任何刊物、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任何形式发表或发布。

[Statement] Except when specified, all rights of this article (including illustrations, soundtracks, photography and video works, etc) are reserved by the authors. No journal, media, website or individual is allowed to reproduce, link, repost or in any other forms publish the work without permission.

分享到